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教育追求还是生育本能? 女性读博+生娃遭遇窘途 研究生在校被杀 苏紫紫 种子 张曼玉墨西哥结婚 婚礼蛋糕师 梦幻诛仙2新手卡 那英梁博 184719 土豪的情人节 瑞安市人民医院预约 幸福村网站 女子修iphone遭遇“山寨官方店”,状告店家欺诈索赔9000元

  来源:大河网   
    2020-3-10

      盈依博士生入学的日子与预产期是同一天。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读博与生娃是相冲突的。前不久科学网博文〖女博士的生育困境〗引发了有关女博士生生育问题的大讨论。截至发稿仅该网站已有十多篇相关博文陆续发表。

      由教育部发布的〖2016年教育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女博士生人数为132132占博士生总数的38.63%。教育追求与生育本能之间的矛盾投射到这一高知女性群体中激起了层层涟漪。

      不过此番参与女博生生育问题探讨的不只是在读博期间生娃的女性还有博士生导师、男博士生、女博士生的丈夫以及与本议题没有直接联系的旁观者。他们思考的维度非常丰富大家认为这事关“权利”“平等”“歧视”“公平”“承诺”“声誉”“标准”……

      但到底为什么读博期间生娃会被视作一种尴尬的选择?正在美国读教育学博士的盈依觉得这本质上关乎“观念”。

      读博是一种“承诺”

      北京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张海霞是在科学网上发声的博导之一她“很不捧场”女性读博期间生娃。

      在张海霞看来读博这件事是导师与学生之间的一种承诺——学生找到合适的导师在最好的年华做一些有价值的科研提升自我拿到博士学位;导师也有相应的研究任务需要学生一起完成。“在3到5年里各自达到目标、完成任务这是两全齐美的事”。而假如女学生要在此期间拿出一两年来生娃势必会打破这种承诺。

      所以当她看到网上“读博期间生孩子导师都能理解不会抓你干活儿的水过了论文能顺利毕业就行了” “我怀孕6个月博士入学博士经历了导师苦苦相逼”一类留言时大为光火直呼这种行为“自私”无异于“耍无赖”。

      “事实上是天天干都干不完!” 张海霞的研究领域是微纳机电系统与微能源技术她告诉记者自我近些年指导的博士生“发表的SCI论文基本没有低于10篇的” “每天工作大概超过12小时”“都达到了优展露毕业生的标准”。

      因此她难以想象一个生娃的女博生如何能完成如此繁重的学业任务。与正式参加工作的职业女性不同张海霞认为女博士生的特殊之处在于必须达到某种标准即博士学位所对应的学术水平这一水平或许会因导师的具体要求而有异而刻苦钻研与训练是达到毕业水平的必要保障。

      “假如别人都在辛苦努力而她去生孩子最后放水让她毕业对其他学生不公平也有损整个博士群体的声誉。” 张海霞说“而假如延期毕业还需要对她付出额外的资助。”

      “那不是让导师都不敢收女学生了?”张海霞的担心很实际。

      谈到如何对待读博生娃的难题南京林业大学林学院教授李明阳在科学网发表的博文中建议导师们博士招生以应届优展露男生为主;假如有非常优展露的女生报考导师与弟子最好有个读研期间生育计划的约定。

      作为过来人张海霞不愿意看到女性在招生时被边缘化。而她认为“要条件”“要照顾”“甚至给导师扣上不仁不义的帽子”这表面上是争取权益实际上会损害女性接受博士教育的权益。

      张海霞介绍她自我读博期间“每天大概工作15小时”没有在这时候生小孩。按照她的理解读博前与读博后是比较适宜的生育时机她选择在博士后期间生育。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同百分之百投入学业中的攻博状态。

      一位署名张艺琼的网友尽管也发表博文称不建议在读博期间生娃但同时她也认为大家对“读博士这件事的理解有点不正常”。她写道:“(人们)觉得应该粗茶淡饭、抛夫弃子、坚守学术才值得称赞这是造成很多人读博压力过大的原因之一。”

      记者在其他几位女博生口中也听到了类似的观点她们觉得学业并非攻读博士期间唯一应该被注意的重点在于如何达成动态平衡。

      比如盈依说:“我所在的学校读博生孩子不会有人说什么而且一边读博一边带孩子一边读博一边工作的情况很普遍。”

      有多少人能工作、生娃、带娃、学习几不误?

      盈依在美国一所“排行前200”的大学攻读教育学博士现在是博士在读第三年。

      29年她申请博士时意外怀孕而后同时拿到旅游签证与学生签证挺着大肚子过了美国海关。

      盈依的导师是一位年届七旬的教育学家女性教育是其研究领域之一。“她认为家庭生活比什么都重要要在学习之上工作之上。” 盈依说。

      盈依觉得自我所处的环境“在法则之内很讲人情”。在她怀孕的博一期间3门课中有一门改为自主学习而且“导师并没有分配给我太多任务很多事情她都自我做了”。

      但尽管如此盈依还是得作出许多“牺牲”时间、精力、体力甚至健康……

      在孩子七八个月时照顾孩子、期末考试、租房搬家、换保姆等麻烦事在半个月内集中爆发全压在她一个人身上。

      “我告诉自我天塌不下来生活一定会好起来。”同时盈依把事情排出轻重缓急一件一件做。首先自我是第一位的必须按时吃饭这时身体不能垮而且要控制好情绪;第二位是照顾孩子上午陪孩子下午交给保姆再出去联系搬家处理各种手续;第三位是上课晚上5点半到8点有课课间她把奶挤出来给孩子预备好;晚上哄孩子入睡后10点多开始看书凌晨两点多睡觉;早晨5点多起来喂奶再睡一会儿7点多起床。

      博一结束后她将孩子送回国内交由家人照顾博二开始“很拼命”地投入到学术研究工作当中。现在博三“我的进度与其他同学是一样的”。

      李丽也在读博期间生了孩子她觉得假如“静态地”分析女性读博这件事或许会因为身处其中而获得一时的安全感当然也会备感焦虑。而假如“动态地”分析就会发现读博是可以与很多事情并行的。

      李丽认为学术标准不容掺水但应该有适用于女性的考核机制。

      谁为女博生生育问题埋单?

      生育与受教育都是合理的诉求。而女性的育龄又与接受博士研究生高等教育的年龄高度重合当这两件事撞到一起谁来为女博生的生育问题埋单?

      一味强调需要作出过多的自我牺牲结果就会像科学网博文中提到的那样这些高智商、高学历女性的生育意愿降低不少人表示“不生”或者“坚决不生二胎”。

      一味要求让导师“宽容”“付出”结果就会向张海霞担心的方向发展导师避免招收女生加剧性别歧视。

      李明阳认为国家应该在就业、求职、医疗、保险、休假方面出台鼓励高级知识女性优生、多生的政策。

      而谈到解决之道最初在网上发起该讨论的博主在另外一篇文章里则明确追加了女博生的生育诉求:呼唤政策捧场。

      她提出女博士享受4个月产假产假期间正常发放补助;以及采用弹性学制如因为生育与休产假在固定年限内没有毕业可申请适当延期等建议。

      事实上记者查找国内外资料发现有些高校已经对博士生实施了产假相关政策。

      例如香港大学的学生最近收到一封邮件邮件中通知该校为硕士与博士生设立了两项新的假期产假与陪产假从9月1日起开始施行。申请假期并提交注册医师开的证明书后学生可休连续10周的产假不顺延在校学习时长。休假期间奖学金正常发放但计入学生正常学习期间的奖学金总额不作为额外补贴。

      除了女学生的产假对于男学生也设立了5天的陪产假。在配偶/伴侣每次分娩时男学生可以一次性休完也可以分不同时间休。

      而除了生产问题读博与生娃的冲突还在于养育幼儿会挤占学习时间。

      为解决这一问题奥地利维也纳大学设立了“儿童办公室”(the Children’s Office)专门为家长解决“后顾之忧”。在学生忙于培训研讨会以及其他官方活动甚至私人活动时儿童办公室安排了灵活的时间与地点加以配合。而美国耶鲁大学文理学院的“博士生家庭捧场政策”则为有孩子的博士生提供每年4600美元的津贴。

      “生育问题不是女性自我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 盈依相信只有当大家认识到女性的教育投入最终将回馈整个社会时读博与生娃的矛盾才能化解。

      (文中盈依、李丽为化名)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茜 实习生 李晓盼

    研究生在校被杀 苏紫紫 种子 张曼玉墨西哥结婚 婚礼蛋糕师 梦幻诛仙2新手卡 那英梁博 184719 土豪的情人节 瑞安市人民医院预约 幸福村网站

    blob.png/

    站长之家(Chinaz.com) 11 月 9 日消息 苹果设备一旦出问题大部分消费者都会悬着道苹果官方维修点维修。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一起苹果用户修iphone遭遇“山寨官方店”将维修店诉至法院要求退还维修费 3000 元并赔偿损失 9000 元。

        据介绍 2015 年 7 月苹果用户张女士在海淀区的某“直信创邺”苹果维修店维修苹果笔记本一台 2016 年 9 月因苹果手机进水她再次来到该店维修手机当时该店店铺标识与员工工服都带有“apple store”字样。到店后张女士花费了 300 元清洗费清洗完毕后该店员工告诉她手机主板损坏需要 1000 元维修费之后又更换了电池共计花费了 3000 元。

    回家后张女士发现去年修理电脑与这次修理手机的单据不一致去年修电脑的单据显示该店为“直信创邺”但修理手机这次却显示为“直创信邺”后经与苹果公司客服查实该店并非苹果的授权维修商且经查实工商登记信息该店并未取得营业执照。

        张女士认为该店故意使用相同的汉字来迷惑消费者且店铺标识与员工工服都带有“apple store”字样让人误以为是苹果授权维修商显然属于欺诈。假如是在正规的苹果维修店张女士的手机属于保修期内也可以支付一些费用更换新机张女士要求“直创信邺”维修店退还维修费并赔偿损失。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凯发娱乐app http://www.duyxey4d.com
分享:

  •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是谁造就了网络骗子
  •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台湾5700吨非食用油失联 流向有待追查
  •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快播起诉深圳市监局庭审结束 法院将择日宣判
  •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
    巴萨再输弱旅被球迷吐槽:差不多支离破碎了